• <optgroup id="we4g4"><code id="we4g4"></code></optgroup>
    <menu id="we4g4"><tt id="we4g4"></tt></menu>
  • 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秋月菊韻 >> 短篇 >> 情感小說 >> 【菊韻】離婚(小說)

    絕品 【菊韻】離婚(小說)


    作者:蒼墨 布衣,297.56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6522發表時間:2021-01-07 22:24:15

    【菊韻】離婚(小說) 杜子騰坐在辦公室的高靠背轉椅上,一臉的郁悶。自從他成立商貿公司以來,這是他遇到的最低迷的時候,新冠病毒在全球蔓延傳播,經濟形勢不容樂觀,公司經營狀況每況愈下,生意空前的慘淡。他為公司的前途擔憂,更為家里的瑣事煩憂。
       幾天來,他突然想到應該寫一部長篇小說,把自己不平凡的一生通過小說創作的形式寫出來。從上學的時候,他就酷愛文學,古今中外的書讀了很多,也積累了許多知識。盡管報刊雜志時不時會有他的作品刊登,但他始終覺得寫一部長篇出版才是他一生的夙愿。
       小說的框架已經成型,就剩下碼字了。然而他的妻子卻堅決反對他寫小說,說這是不務正業,并百般阻擾,讓他感到頭疼又無奈。
      
       一
       蘇曉媚出差了兩天,還沒有回來,這給杜子騰騰出了空間。此刻,他蓬頭垢面,臉不洗,牙不刷,點燃一支香煙,坐在電腦旁邊,無所顧忌地吞云吐霧。他的思維似脫韁的野馬,在大腦的溝溝回回里馳騁,文思泉涌……
       岳母起床了,朝臥室里望了望,發現燈亮著,就覺得女婿工作太辛苦了,便去廚房做了一碗紫菜蛋花湯,推開門,端到他跟前。
       他頭也沒轉過來,就抬起手,竟然把煙頭放了進去,把飯碗當成了煙灰缸……
       后來,岳母把這件事給蘇曉媚說了,還說她很擔心杜子騰出現意想不到的精神狀況……這讓蘇曉媚開始重新審視起自己的丈夫來了。她發現,杜子騰確實如母親所說的那樣,最近整個人變了不少,經常神經兮兮地顧此失彼,拿東往西。
       她必須找他談話。
       “你最近是不是在寫什么破小說呢?”
       “寫著玩呢。”
       “玩什么呢?你的公司還正處于水深火熱之中,你的員工還以為跟著你有前途呢,你不好好經營業務,卻有心思玩?”蘇曉媚不屑地看了一眼杜子騰,說:“你要是能寫小說,豬都能上樹;你要是能寫小說,還要那些留著長胡子禿了頭的老頭干啥?”
       就說么,丈夫一天到晚都窩在辦公室里,下班了也不知道回家,原來,他并沒有忙活與她的“宏圖大展”相關的錢的事,而是忙活著他的小說呢。此推斷從腦海里一經閃出,蘇曉媚就認為已經成為事實,便惱怒不已。
       她認為:寫小說這種事,就是在用放大鏡觀察生活,如果用放大鏡去看一個姑娘白皙粉嫩漂亮無比的皮膚,也會粗糙不堪,何況生活呢?這種人說到底就是在撥弄神經,越撥弄心里就會越脆弱,越撥弄就越會挑三揀四,看這不順眼,看那不順眼,不但對家里的啥活也不愿意干,還會發展成神經病,試問,誰又愿意和一個神經病過日子呢?
       但他倆不在一起過日子是不行的。要說起來,他倆是高中同學,至今已經是結婚十五年的夫妻了,還是同學們之中恩愛的典范。既然是典范,就不能經不起考驗。
       如今,丈夫開始寫小說了,這天空也就變了,那自己就必須直面現實,改變現實,為此,她也必須“放下包袱,開動機器”,采取全面干預的策略。
       那天,她從外面帶回來了一包沒有吃完的水煮肉片,用水沖洗了以后,就放在地上的盤子里。她家的小蝴蝶犬歡歡見了肉,搖著尾巴,狼吞虎咽,一會兒就吃完了。她想,那如果把肉分開來,一點一點給它喂,是不是它吃食物的時間就會長了呢?想到這,她忽生一計,找到了對付丈夫杜子騰的辦法。
       她看到他進入思索狀態時,馬上端來一杯水,說:快趁熱喝口水,要不然,水都涼了。可是有一次,她端了一個空杯子給他,他看也沒有看,仰起頭來就喝……
       她見他打開電腦要寫作,故意從他眼前走來走去,不是用手機放一首激昂的歌曲,就是拿著掃帚或者拖把過來,讓他抬起他的腳,說她要掃地或者要拖地,不要干擾她干家務;要么就是趴在他肩膀上看著他的電腦,給他嘴里塞一塊糖一顆瓜子或者給他嘴里塞一塊剛剛剝好的山東大蔥。他喜歡大蔥,尤其喜歡辛辣中的那一點點甘甜;他也喜歡瓜子,喜歡那干澀中的一點點油氣,只是她總是把瓜子皮塞到他嘴里,來打斷他的寫作思路,而他在被調戲中失望的時候,她卻笑得前仰后合……
       每當他寫作出神入化的時候,她就會說:把你的大作停一下,過來一會兒,我胸罩后面的扣子太緊了,你給我松動松動,讓我舒坦舒坦;或者小鳥一樣飄到他跟前說:老公,快給我揉揉肩膀,我頸椎病犯了,疼得很,你都不關心我……
       這種事層出不窮,他叫苦不迭。
       讓他郁悶的還不止這些,而是她板著臉,坐在他面前一本正經地談關于錢的事情。
       她會把他身上的錢談得空空如也,什么信用卡銀行卡現金等等一文不剩,卻在他出門的時候,給他塞五十塊錢或者一百塊錢作為一天的啟動資金,說:去,給我掙錢去,記著,絕對不能開小差。
       當然,這還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他的文字帶來的后果。
       雖然有諸多不滿,剛開始,她還是懷著好奇心偶爾讀讀他的作品。慢慢地,她的態度變了,對他的作品挑三揀四,指指點點,說這里不行,那里不是;說這里太啰嗦了,像臟婆娘的裹腳布,又臭又長;那里太放肆了,不能那么寫……
       有一次,他對她的指責忍無可忍,說:“你這是小學生給大學生講高數,你懂什么?”
       因為這句冒失話,她和他大吵了一天零一夜,直到他最終舉著雙手投降,割地賠款,這件事才算煙消云散。
       那天半夜的時候,杜子騰有了點靈感,打算寫兩筆的時候,蘇曉媚的電話來了。電話里,她語速飛快,語言犀利,一句接著一句,一段接著一段,一波接著一波,連珠炮似的。他不但寫不成小說,連話也插不上,更掛不掉電話,睡不成覺……
       天亮的時候,他還得扛著昏昏沉沉的腦袋去見客戶,效果就不言而喻了。
       但他還是想起她了,這鬧了一夜,他的狀態都不好,她應該更差了,故而,他就給她打了電話,結果,無論怎樣,電話都打不通。
       直到晚上快十點的時候,電話才通了,他關心地問她白天是什么情況時,她聲音嘶啞地說她白天睡大覺了。
       他說:“你能睡著覺,我就放心了。”
       她說:“難道你不希望我睡覺?你盼我死了,就能給你找個小妾?你找到了沒有?要是找到了,我就給你把位置讓開……”
       這不是夾著喇叭趕集——沒事找事嗎?
       后來他搭訕地對她獻媚說:“我就是一個釀酒的,原本是給別人釀的,結果,你喝了,而且喝高了。哪有自己造酒自己喝的?我的酒,勁大,你不能喝,也不能對號入座。”
       她不但不領情,反而說:“那你給誰寫的,誰把你魂勾走了?說。”
       他哭笑不得。
       他認為她一定認真學習過毛主席寫的《論持久戰》,要不然,為什么這件事的余波持續了整整一個月。
      
       二
       星期天凌晨三四點的時候,杜子騰睜開了眼睛,腦子里全是小說里面晃動的風景和跑來跑去的人物。他沒拉燈,在黑暗中側臉看了看蘇曉媚,見她雙目緊閉,神態安詳,呼吸均勻,還打著輕微的鼾聲,就窸窸窣窣地摸衣服準備起床。這時候,她卻把一條胳膊搭在他的肚子上,用手把他緊緊抱住了。
       他睜著眼睛想:她就像盯著老鼠洞口的貓一樣,睡著了還這么敏感,難不成這場寫作還會演繹成另一場滑稽。
       他把她的手輕輕地移向了一邊,躡手躡腳地起了床,沒有開燈,就坐在電腦邊,聚精會神研究起作品來。
       過了一會兒,他意識里感覺哪里不對勁,便猛一回頭,她披頭散發的臉,在電腦光線微弱地照射下,甚是恐怖。
       他驚愕。
       她大笑。
       他失望。
       她便伸出右手,拽著他耳朵,問:“你干啥呢?”
       “沒干啥。”
       “臉洗了沒?”
       “呀呀呀,沒。”
       “牙刷了沒?”
       “沒。”
       她的手一下比一下擰得緊,又問:“水喝了沒?”
       “沒,沒沒,你干什么?”
       “我重要還是你的小說重要?”
       他想要發火,但是還是沒敢,回答:“你干啥嗎?當然是你重要了。”
       她繼續給手上加了勁兒,說:“我重要?你確信?”
       “確信,確信。”
       終于,她松開了手,“你確信什么?明顯你的小說比我重要,那你就寫吧。啊!”
       她還沖他笑了一下,臉色瞬間從陰天轉成了晴天,時間只有一秒,就見她光著兩條腿,趿拉著拖鞋噗踏噗踏地進了屋子。
       他有些慌了,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沒有結果的結果,才是最嚴重的結果,就像沒有來的狼,更需要你集中注意力一樣。他沒有心思寫東西了,坐在那里,盯著房門,觀察里面動靜。
       聽到屋子里有音樂聲響起,他才慢慢回過神來,又把目光放到電腦上,但是,他心里還是不放心,悄悄站起來,想到房間里面看個究竟。
       他剛站起來,就聽見了她下床的聲音,趕緊又坐下了。房間里面傳來聲音:“你這是何苦呢?”
       按理來說,自己干這件事,一不偷,二不搶,正大光明的,現在搞得像個小偷一樣,最起碼也像個正在犯錯誤的孩子。現在沒辦法,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頭啊,惹毛了她,搞壞了心情,就啥也干不成了,這姜子牙也不是被老婆嚇滿街跑么?男子漢大丈夫,能屈能伸,不丟人,不丟人,他在安慰自己。
       他實在也不甘心就這么放棄。
       小說里,這個情節今天必須寫完,這是提前定好的,放過了,以后不一定能想起來。他決定繼續。
       “我只給你一個小時。”她的聲音再次從里面傳了出來。
       他看了看表,已經6點20了,謝天謝地,一個小時,就到7點20了。
       他剛坐下。
       她的聲音又傳了過來:“去廚房,把饃餾上。”
       想想她和娃要吃早餐,也為了換取一刻安寧,他快速站起來,洗了手,給鍋里接上水,把饃放進去,然后再次快速回到桌子邊坐下。
       剛坐定,她又說:“光吃饃有啥營養,把雞蛋煮上。”
       他無奈地站了起來,又拿了幾個雞蛋,把鍋打開,放了進去。
       她問:“雞蛋洗了沒有?”
       “洗了。”
       “把菜洗了沒有?”
       “啥菜?”
       “紅蘿卜,酸菜,看見了沒?你洗了,我一會兒切。”
       “好吧,好吧。我這就去。”
       他又去洗菜。
       剛洗完菜,她又說:“你總該燒點稀飯吧。”
       他有些不耐煩了,說:“你怎么不燒?”
       她聲音高了起來:“我就要你燒。”
       雖然不滿意,他還是讓自己的聲音低了下來,調整了一下語調,說:“你不是閑著呢嗎?”
       她高音持續向上拉:“我閑著也要你燒。”
       他不語了,這是行為上赤裸裸的強奸么。這是獨裁領導攤派的任務么。人權哪里去了?
       他耐著性子,又去燒稀飯。
       做著做著,他的火再次上來了。
       他的火上來時,她便沒有了聲音,房子里面靜悄悄的。
       看到這種情況,他坐了下來,看看表,只有二十分鐘了,便想: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爭取一點時間就算一點。
       他需要重新構思,他陷入了思考。
       正在這時,她喊:“老杜,過來一下。”
       他抬起頭,有些不快,問:“咋了?”
       她說:“我叫你過來。”
       他慢騰騰地站起來,過去了。
       她說:“你到陽臺上把那條晾曬的內褲給我拿來。”
       他很不情愿,可是為了寫一筆,還是去了。
       吃早飯時,他不語,她也不語。
       吃完飯,他擦了一把嘴,直接坐在桌子旁,打開電腦。剛打開電腦,她就站了起來,走到他跟前,一只手扶著手提電腦的上部,一只手搭在他肩膀上,說:“你最近瘦了很多,咱們去醫院吧。”
       “不去。”
       “你必須去。”
       “上次胖著的時候,不是你拉我去檢查的?都好著呢。”
       “胖了說明健康,瘦了就不知道了,這不一樣的,一定要看一下是啥病。”
       他終于忍無可忍了,說:“假洋鬼子病,魯迅筆下的假洋鬼子,就是那個病。”
       他繼續說:“你知道什么叫假洋鬼子?就是對事情一知半解的人,你上了那么多學,不能盡信書么?”他的語言里冒出了火星。
       她說:“你少來。少給我講這套大道理。你今天必須跟我去醫院,你就給我說個答案:去,還是不去?”
       “你別威脅我。威脅我,我也不去。”
       “你真的不去?”
       “真的不去。你想想,醫院都是病人,去了心情都不好。”他有些求饒的意思。
       “心情好不好沒關系,重要的是身體好。”
       “我身體好得很,感覺不錯,我不是還要活到85歲嗎。”
       “不懂科學真可怕。你必須活到85歲,你必須比我活得時間長,要不然,到時候誰伺候我呢?你一定要去,檢查一下肯定好。”
       說罷,她直接按下電腦,這一按,就按滅了他心中對這一天所有的憧憬。
       他吼道:“我就是不去。你去替我看醫生,就當你有病。”
      
       三
       蘇曉媚對杜子騰說:“你不跟我去可以,不過你今天啥也寫不成。”
       “寫不成也不去。”
       杜子騰不語了。
       “你就是小富即安的人。沒有追求,沒有理想,以后也會沒有老婆沒有孩子的,你什么也沒有。”
       “我不是還有理想嗎?”
       “你那叫理想?現在的文化場就是名利場,大家都是在撈名,撈利,撈人脈呢。你放著嘴邊的肉不吃,放著手邊的錢不撿,跟這些人這些事粘在一起,能有什么出息?就算你寫成了一部長篇小說,出了名,又能咋樣?假如你每天寫一萬字,收入也還不如你跟客戶喝一頓茶的效果好,還不如報銷一張票據來得快呢,還別說書的質量好壞。就算你把書寫好了,不得出版發行么?不得給相關人員份子錢么?你沒有錢,你看看你能發行不?你看這種狀態誰能瞧得起你?你以為文人都像你這么高尚?他們看見你的破衣服破鞋破帽子,就會跑得遠遠的。這些文人掙錢還不如這些世俗的掙錢直接,世俗的東西不用遮遮掩掩,也不用虛偽……”

    共 14783 字 4 頁 首頁1234
    轉到
    【編者按】離婚這篇小說,給讀者展示了一段家庭生活片段,讓我們看到了兩個性格不同愛好的夫妻不和諧的家庭生活。杜子騰公司老板,酷愛文學。蘇曉媚自私霸道強勢,對杜子騰寫作百般阻擾,最后終于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離婚。其實離婚不是蘇曉媚的目的,想管制杜子騰不再寫小說才是目的。所以就實行了種種不平等的方式方法,見無法說服杜子騰,看到杜子騰把離婚協議書拿到她面前時,也傻眼了。覺得自己做得太過了,真的傷害了杜子騰的自尊心。作者寫小說的手法很到位,采取蒙太奇式的鏡頭轉換,用人物的動作和語言來展示文的中心意思,不加議論,不加評價,一切交給讀者,讀起來就像在看真實的場面一樣,畫面的代入感很強。尤為稱奇的是那長篇幅大段落的人物對話,就像把現實場景原封不動地搬到了紙上。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打上了深深的人物個性烙印。男主角的善良憨厚一味忍讓,女主角的蠻橫狡黠咄咄逼人,以及她的虛張聲勢而用心良苦,都寫的滴水不漏活靈活現。通過這個故事,真實地反映了社會現實中存在的尚需改進一些問題。人生活在現實中,是離不開物質支撐,但也不能讓金錢迷亂心智而犧牲個性扭曲心靈,甘做金錢的奴隸而毀掉人生理想。女主角的思想有一定的典型性,代表了一定人群的思想動向。而男主角的行為與意識形態則仍在頑強地堅守那塊凈土。作品人物性格鮮明,心理刻畫細膩,語言生動很接地氣。全力推薦各位文友欣賞!【編輯:劉銀科】【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F202101130002】【江山編輯部?絕品推薦20210531第0028號】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黃金山        2021-01-07 22:38:44
      學習精典生活現實好小說。這人物取名好,“蘇小妹"成了惡婦,笑得我“肚子疼"。如今許多女人都叫人傷心,豈止肚子疼!點贊!
    黃金山
    回復1 樓        文友:蒼墨        2021-01-08 11:50:29
      謝謝老師的點評!
    回復1 樓        文友:蒼墨        2021-01-08 15:56:51
      謝謝老師精彩點評!
    2 樓        文友:劉銀科        2021-01-08 09:02:45
      小說揭示了人本性中的兩面性。小說女主角的攀比與疼夫思想,男主角的事業追求與顧家,這些予盾的對立統一,使人物形像豐滿可信。而對于文人來說,這篇小說也有一定的諷喻意義。試想,如果杜子騰是一個已成名作家,稿酬月入百萬的話,女主角還能阻止他寫嗎?還能和他鬧離婚嗎?顯而易見,不僅不但還會鼓勵嘉獎給發大紅包呢。之所以不讓他寫,其中除了擔心影響身體健康以外,她自的功利目的、自己那副小并盤也絕不可小覷。這在小說中說的很清楚毋庸贅言。這也是文人的悲哀,尤為可悲的是未成名的爬格子者們。如今社會早已開放,改革碩果累累。然金錢至上卻愈演愈烈,這也是我們不能不正視的事實。如今的文藝創作者,大多屬無名之輩,他們的奮斗“路漫漫其修遠兮!”而成名者呢,則缽滿盆滿名利雙收,他們的家庭也蓬畢生輝車水馬龍,仰拜者不計其數仰視者俯排著長隊。“人怕成名豬怕壯!”自古皆然。當然也有少致個案不在此列,如曹雪芹大人。作品的觸角伸進了社會深層,向人們揭示了這一原理。然則要改變這種現象,恐怕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奏效,仍需假以時日。
    回復2 樓        文友:蒼墨        2021-01-08 11:51:52
      謝謝老師的精彩點評!
    回復2 樓        文友:蒼墨        2021-01-08 15:57:22
      謝謝劉老師精彩點評!
    3 樓        文友:蒼墨        2021-01-08 11:47:22
      這部小說向讀者介紹了一個普通小家庭的生活狀態。在家庭生活中,價值取向是一個家庭穩定團結的核心問題,它的不同將會帶給家庭很多麻煩。在社會生活中,蘇曉媚只是一個小女人,但她卻如現實生活中千千萬萬的小女人一樣,是家庭發展走向的絕對影響者。她以自己的思考和方式丈量著家庭里的其他成員,也丈量著世界。她無疑是極端自私的,所以無視丈夫是另外一個獨立的個體這個事實,極力地想把丈夫變為自己私有財產,讓對方按照自己的方式來生活。她以愛作為武器,來掠奪對方的一切。這就引出了一個問題,男人該怎么做?小說中的這個男人無疑是悲哀的,痛苦的。他就像一只粘在蜘蛛網上的飛蛾,無法擺脫現狀。當然,這也是一個社會的縮影……小說采用平鋪直敘地手法將事件的本身還原展示給讀者,但引起的思考是多方面的,不僅僅限于事件的表象,這需要讀者認真的體會。
       再次感謝葉雨和劉銀科老師辛苦地編輯!
    4 樓        文友:劉銀科        2021-01-08 18:56:32
      其實,女主角對于丈夫的強勢及專制式的管束,并非是她個人的性格所致,也不是她想當個“女皇”;而是時代使然。拜金愛錢、攀比望上此乃人之本性。不必苛責她的人格,倒是立以社會及男主角個人性格上去追究一下。男主角他不專心好好經營公司,卻沉醉于寫作,且無意中寫了在妻子看來有影響雙方感情的事,因此,妻子對他的不滿也就不難理解。小說傾向于男主角的處境,也客觀地敘述了離婚的復雜原因。從表層上看,似乎女方是個潑婦式的女人,但從深度剖析,則也應該有理解她的內在依據和外在原因。
    5 樓        文友:葉雨        2021-01-08 23:16:31
      清官難斷家務事,其實寫家庭題材的小說也是這樣,難說誰對誰錯,男主人的糾結,女主人的強勢是家庭突出的矛盾。價值觀趨向不同形成了夫妻間本質區別,當很難融合到一起的時候,離婚仿佛是一劑解決問題的良藥。但這是治標不治本的藥,我覺得男主人在處理這個問題做得很好,值得借鑒。
    文學陶冶情操,文字凈化靈魂。
    6 樓        文友:善水游魚        2021-01-19 22:20:04
      確實吸引人,小說的魅力就在于此,生動鮮活,就像真的一樣。
    蘭生幽谷,不因無人佩戴而不芬芳;月掛中天,不因暫滿還缺而不自圓。
    回復6 樓        文友:蒼墨        2021-01-20 09:50:43
      現實類小說,只有接近現實,才能打動讀者。謝謝老師不吝點評!
    7 樓        文友:葉雨        2021-05-30 08:52:37
      這篇小說作者用細膩的文筆,精心設計了一個熱愛文學創作的作者,在家庭中遇到的種種阻礙,妻子對丈夫寫小說不理解,不支持,千方百計阻撓,最后終于演變成離婚的鬧劇。在物欲橫流的時代,依然是百無一用是書生,寫作賺不了錢,所以妻子不能容忍丈夫把精力放在寫作上。但結局很好,最終化解矛盾,重歸于好,皆大歡喜。閱讀越有感覺,非常好的一篇小說。
    文學陶冶情操,文字凈化靈魂。
    8 樓        文友:張學龍        2021-05-30 13:58:01
      愛,在啰嗦中。愛,在嘮叨中。平凡而細碎的生活,如一團剪不斷的亂麻,令人愁緒萬千。真實的人間煙火,常常凸現人的本性。愛之而煩之的生活,原來一如水洼中的影子,破了又圓,圓了又破。
    9 樓        文友:葉雨        2021-05-31 08:49:09
      蘇曉媚這樣的女人很多,小說沒有評述,只是用文字語言描述出來,展示出的蘇曉媚是典型代表,這樣的女人靠說教是很難說服的,只有行動。所以,杜子騰干脆落實了行動,才讓她服氣了。夫妻之間說都很難說服誰,只有適應,這篇小說很接地氣,真實在線了一對平凡中夫妻婚姻家庭生活片段。蘇曉媚的自私霸道,杜子騰的容忍無奈,表現的淋漓盡致,最后矛盾終于激化到離婚。結尾處理的很好,給讀者留下了思考的空間。若生活中的蘇曉媚們看見了,一定會好好反省自己的。
    文學陶冶情操,文字凈化靈魂。
    共 9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分享按鈕 成年大片免费视频播放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